Subscribe to John Mauldin's
FREE Publication:

Thoughts From the Frontline

Sign up for John’s free weekly letter and join 1 million of his closest friends.

We will never share your email with third parties

  • Editorials
  • In The News
  • -->

    Thoughts from the Frontline

    资本临崖 难掩疲态

    November 26, 2012

    Choose your language

    在今时今日的经济环境中,面对茫茫前路,难免感到无所适从,而又忐忑不安。笔者认为唯一清晰可见的例外情况,就是加税势在必行。虽然笔者子女大都已长大成人,但由于幼承庭训,都明白到无论任何构思或行动,最终必会引致无可避免的后果。本栏今期就以加税为题,探讨由此引起的部分后果。

    大选过后,美国财赤依然是各地市场的关注焦点;笔者最近筹办了一次别开生面的交流会,与参议院多数派领袖里德(Harry Reid)的幕僚长克朗(David Krone)及参议员波特曼(Rob Portman)的幕僚长莱曼(Rob Lehman)访谈近一小时,作为「大选后经济峰会」(Post-election Economic Summit)的一个环节。从讨论内容可知,有关「财政悬崖」的谈判其实早于大选前数周已经展开,欢迎登入,进一步了解在美国预算谈判桌上两位政界要员对当前财政困局的观点与论据。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两位教授数月前就3项心理学研究发表报告,在其中指出人对事物的观感往往受偏见左右,在各种日常处境中随时出现。一旦个人道德判断与证据之间产生矛盾,就会不惜千方百计贬低证据的可信程度。

    主观混淆真相

    该报告又指出:「虽然人在某些情况下会为一己道德立场寻求理据,力所能及,更会诉诸大原则,但我俩却要提出,如此做法在心理学上并不容易站得住脚,因为根据种种久经验证的经济直觉,最能产生成本效益者,才是最有理有据的处事方式;因此两种取态之间根本互不兼容。

    「根据我们所作的研究结果显示,为求化解这个两难之局,人往往将成本效益的概念融入道德评价,以期合乎道德的处事方式同时变得切合实际。有关心理学实验,亦证明我们以及其它研究人员在相关研究中发现的模式,亦即人不惜调整其对世界的描述式认知,以迁就一己的规范式认知。

    「我们的发现也与日渐形成的研究结果趋势不谋而合,也就是道德评价受种种非道德判断影响,其中包括对成因、动机、控制方面的评核。从最广义的层面而言,从上述各种例证可见,正如哲学家久已提出的论点,人对客观形势与道德标准之间的分野从来缺乏清晰概念。」

    这份研究报告所针对的几项心理学研究结果显示,上述以主观凌驾客观的倾向在消息灵通而又留心政治者身上尤为明显。掌握的讯息愈多,就愈会因为有所恃而肆意曲解讯息。笔者在总统大选过程中曾广泛接触两党中人,印象最深在于双方对彼此论点从来听不入耳;正由于缺乏真正交流,论政也就难有建设性可言。

    所以笔者经常反躬自问,而且多读不同意见的文章,逢星期一在本报刊出的「跳出思维定式」(Outside the Box)专栏更是百家争鸣,不乏与笔者观点理念相左的财经见解。既然加税议题备受争议的程度为历来所罕见,下文就纵观各方论点,从而破除成见,相信可得出堪值参考的结论。

    失业率严重偏高,一直是经济未来路向之辩的焦点所在,如何刺激就业增长亦各有主张。虽然政府职位确能提供就业机会,但由于公务员薪俸需靠来自私营界别的税收,或预先支取未来的经济增长收益,才足以支付。因此,所谓创造就业,其用意其实也理应在于增加私营企业的就业机会而言。

    人口产力互动增长

    私营企业要增加就业机会,就必需提供能满足市场需要的产品或服务,因而必需具备生产有关产品,或提供有关服务所需的设备以及资本财货。虽然笔者主观上希望个人在大经济中的的这盘小生意业务增长能跑赢美国GDP增长,但就事论事,整体经济荣辱兹事体大,实在人人有责。

    全国经济必先有所增长才能创造就业,而要创造就业,无论个人或企业,均须多花心思时间,同时投放人力物力才能有成。事不离实,资本确是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资本形式(capital formation)或各有不同,但归根到底,资本其实不过是某种形式的储蓄而已。

    要提高国内生产总值,从而带动经济增长,实离不开以下两大途径:人口增长和产力增长。

    笔者向所推崇的投资界奇才格兰瑟姆(Jeremy Grantham)是环球一大资产管理公司Grantham Mayo Van Otterloo(GMO)的共同创办人兼首席投资策略师;他在其近期发表的客户通讯中提出,美国经济中最难以捉摸的变量只在于其入境政策。

    有鉴于此,笔者也曾为文指出,为政者迟早亦将体会到美国最具价值的进口,其实以外来的高学历年轻移民为主,其次则在于其中的锐意求职者。可惜,现时美国政府所行、沿袭自历届政府的入境政策,不知何故却一直有碍于入境移民的增长。笔者认为,外来移民只要能获取大学毕业证书,都理应获发绿卡,取得在美国的永久居留权。美国驻各国领使馆或大使馆亦应竭尽所能,以便有意到美国求学就业的外来高才生如愿以偿。

    此外,格兰瑟姆还提到,美国的产力增长也在很大程度上拜妇女的劳动参与率增长所赐。2000年,当美国妇女劳动参与率出现跌势之际,美国GDP按年平均增幅亦自然随之下降【图1】。

    去杠杆化拖慢经济

    另一方面,再加上工时(整体生产力的元素之一)日形减少,就足以解释为何美国GDP增幅在近12年来一直维持在2%以下的低水平,而远逊于此前数百年来所录得3.25%的高增长时期。加上去杠杆化的影响,未来经济增长更会进一步面临阻力。杠杆化固然可加快步伐,有助于扩大资本基础;反之去杠杆化难免拖慢经济增长。

    格兰瑟姆上述文章的重点,在于指出美国GDP在今后18年内将维持在1%以下的增幅。笔者虽不至如此悲观,但亦相信有关增幅难望在可见将来重返3%的高水平。以目前的经济情况而论,若能持续有2%的增幅,笔者亦于愿足矣。

    至于资本形成及加税问题,不少人似乎倾向于支持向百万富翁加税的建议。根据笔者在出席过的论坛专家小组和跟同业交流的经验所得,坚称对「富翁」加税不会对经济带来任何冲击者也不在少数。

    口说无凭,且看加税实际上对一般所谓百万富翁到底有何影响。为求便于解说,且将有关数字化零为整。美国联邦税率上限为35%,其中还未包括医疗保健税、物业税、销售税、州及地方入息税、学校税等等。假设凡「百万富翁」均须缴纳相当于入息40%的总税款,则其百万家财就会剩得60万美元。虽然各州实际税率略有差异,但税收原则大致不变。再假设「百万富翁」无惧当前经济不景气的威胁,仍愿意花30万美元维持其原有生活方式,则尚余30万美元可供储蓄及投资之用。

    假设对「百万富翁」一律加税5%,略较讨论中的入息税及医疗保健税增幅为低。若仍坚决维持原有生活水平,「百万富翁」就只得25万美元可作储蓄及投资用途;虽然25万美元确实并非小数目,但美国整体经济确也因而少了5万美元的储蓄。

    加税不利资本形成

    不论税务负担由45%升至50%,抑或由55%升至60%(纽约市建议税率),「百万富翁」的累计资本只会买少见少;这对美国整体经济又怎会毫无影响?

    无论「百万富翁」将所余积蓄用作投资债券、注资其所经营的小型企业,或任何其它用途,其实都无关宏旨。总体而言,美国所有「百万富翁」所能积累的资本因而减少也是事实。以为资本总额锐减20%对「百万富翁」的投资行为毫无影响者只是痴人说梦。虽然来自「百万富翁」的企业投资不会因而中断,但业务经营所需资本减少确实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