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John Mauldin's
FREE Publication:

Thoughts From the Frontline

Sign up for John’s free weekly letter and join 1 million of his closest friends.

We will never share your email with third parties

Thoughts from the Frontline

投资匠心 点石成金

November 12, 2012

Choose your language

两星期前笔者获邀到南美洲演讲,先后走访巴西、乌拉圭、阿根廷三国。在阿根廷目睹数以千计市民上街游行,该国境内到处出现反总统克里斯蒂娜(Cristina Kirchner)的示威活动。据当地传媒报道,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示威人数超过七十万,以对专制暴政及有损国家经济的措施发出怒吼。

二十世纪初,阿根廷人富甲天下的形象,曾于世界各地深入民心,当时阿根廷确也跻身富国之列。不过,自此之后,阿根廷国力却一沉不起,日走下坡。及至2000年,该国经济严重紊乱,银行挤兑消息不绝,阿根廷比索与美元亦随之脱钩。

有指阿根廷当年的政经危机,尤较货币与美元挂钩之前严重。2002年底,该国经济较1998年萎缩达20%;产出在短短两年之间骤跌逾15%;阿根廷比索贬值四分之三;失业率高达25%。收入贫穷亦由2001年10月的35.4% 飙升至2002年10月的54.3%。阿根廷在短短两周内四度更换总统,只有覆天翻地才足以形容该国的政治乱局。

十八世纪法国的重农学派(physiocrats)既反对大政府主义干预市场运作,又主张土地为财富之源。笔者近两星期的南美之行,从回顾各国经济发展中对财富问题感有感悟,正好将该学派的理论用以印证笔者的个人体验。

央行保险首选

正所谓:布宜诺斯艾利斯好比宜于享受人生的乐土;圣保罗则无疑是便于经商的胜地。虽然源出拉丁文化,但巴西却近年锐意发展商贸,已取得可观成绩。笔者此行在巴西逗留期间,曾于为金融界专才而设的一会议担任讲者,期间与当地业界精英聚首一堂交流意见,并于会上聆听该国央行前行长Gustavo Franco 正式发表的经济演说。这位央行前行长,以其任内在1993年策动反通胀措施,有助稳定巴西的经济,至今仍备受称颂;有关措施实施之初,巴西的通胀率一度高达30%。

Franco 以及巴西特许金融分析师协会(CFA)当年在稳定经济之余,亦未有忽略货币政策;而放眼全球,各地量宽之举未免令人忧虑。对于巴西之类高度依赖商品的经济体,货币估值实为经济盛衰所系的关键。正当欧美各大进口巴西商品国的央行在货币政策上似已丧失理智,国际经贸环境自然不稳,令巴西的前景充满隐忧。

笔者经常表示一向视黄金为保险,而非投资工具。但事到如今,问题是黄金可保的到底是甚么险?笔者在上述会议上与多位出席者交换意见,从中领略到黄金其实是央行的保险工具。太平盛世,虽然央行自然口口声声以稳定货币为目标。不过,历史上已有太多先例可以为证:一旦面对压力,出于政治上的权宜考虑,货币稳定便须让路。

国运迥异邻邦

结束巴西之行后,笔者随即前往乌拉圭首都蒙特维奥(Montevideo)。乌拉圭经济当前蓬勃发展,来自全球各地的资金正源源不绝涌进该国,其中尤以阿根廷的投资为主。乌拉圭与巴西接壤,两国之间边界完全开放,不但人流互通不受限制,就连货物和服务也畅通无阻。乌拉圭银行的自动柜员机可供提取美元或乌拉圭比索,任君选择。

乌拉圭土地约有85% 用作农地,农产品足以占该国出口60%,其中以大豆为主。由于乌拉圭农业以牛羊牧业为主,一如所料,乌拉圭人均红肉消费量每年高达76公斤,为全球之冠。

作为金融中心,乌拉圭不但法制完备,亦设有经济自由区,只要业务收益并非源自巴拉圭,即可免税经营;不少国际企业的拉丁美洲总部都设于乌拉圭。该国才于十年前面对重大经济难关,但现已全民就业,而在经济上日趋多元化。在房地产业蓬勃发展带动下,蒙特维奥的多层大厦住宅不但落成速度快,销情亦见畅顺。

乌拉圭金融界与商界中人向笔者反映,阿根廷资金和移民近年都大量涌进该国。自从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连任成功以来,此一趋势更有增无已。

笔者在当地的业务伙伴Enrique Fynn 在会后的晚宴席上表示:「真应为克里斯蒂娜立个碑,她的政策带动乌拉圭的外国投资大增,应记一功。」

但同桌一位阿根廷来客却语带幽怨应道:「至少她的政策总算能令一个国家受惠。」

点石成金玄机

笔者在阿根廷逗留期间,还顺道到萨尔塔省(Salta province)卡法亚特(Cafayate)红土山区一游,沿途所经峡谷,其景观之美更是前所未见。据说该区由于位处高海拔地带,所以能成为热带地区中唯一能种植优质酿酒葡萄的地区。小镇中葡萄园和农庄处处,其中的世界级移民小区由笔者名下Mauldin Economics 的多位合作伙伴合力建成,居民包括来自三十多个国家及地区的外来客。

笔者有幸前往萨尔塔省前省长兼现任阿根廷参议员Juan Carlos Romero在当地开办的酒庄跟他会面。Romero 现年62岁,曾参选总统,现任阿根廷参议院副主席。跟笔者见面时他一直谈笑风生,但听得笔者问起阿根廷政局,他对家国的忧患意识就溢于言表。身为商界兼政坛中人,历经两次重大危机,他显然不认同当前的政策路向,数年前已与参议院中的主流派别割裂。

此外,笔者亦喜得机会与阿根廷其它商界和学术界领袖交谈,从中所得的印象是,该国总统所面对的反对意见主要源于其所属政党之内。但克里斯蒂娜在上次总统大选中仍获得54% 的票数,而最近亦能争取国会通过将投票年龄限制降至16岁;显然颇受该国年轻人欢迎。由于她所属政党在国会中占有三分之二多数,反对派担心她将推翻宪法对总统任期的限制,而于2015年再度连任。

阿根廷政府最近又已掌控总值达300亿美元的私人管理退休基金,将之投资在「安全」的政府资产上,以「保障」该国国民利益云云。此外,近八年来又国有化成癖,先后接管多家大规模私营机构,以及一家西班牙公司旗下企业所有的石油及天然气资产。近期措施还包括货币管制。根据官方公布数字,阿根廷目前通胀率为 10%,但外界相信实质通胀率应已接近 30%。面对如此高的通胀数字,阿根廷人苦无对策之余,也就唯有无奈接受。

事到如今,阿根廷投资者到底还有何办法保障其长远财富?答案是投资在其所熟悉的领域,不过不在本国而在外地另谋出路。农业是他们所熟悉的范畴,而阿根廷投资者不但在乌拉圭拥有的农庄日益增加,还渐多在巴拉圭及玻利维亚购置农地。据笔者所接触的Southern Cone Group在区内参与各种投资项目,其中包括农业地产相关的各种业务。笔者承认,若从国家风险角度出发,对玻利维亚未免心存疑虑,但该公司中人却表示在当地投资的实质风险在于难保获发所需地契而已。若地契不成问题,玻利维亚农地价格简值可以「低贱」形容,因而投资十分划算。

其实,农地买卖并非专属阿根廷的投资项目,而可供投资的农地,也不限于南美洲。世界各地的农地均正不断升值,因为农产品需求日增已是不争的事实。笔者上周在达拉斯与来自新加坡的《奇闻异见录》(Things that Makes You Go Hmmm…)通讯作者威廉斯(Grant Williams)及其老板Stephen Diggle(Vulpes Management)共晋晚餐。两位在伊利诺伊州、新西兰、乌拉圭三地都拥有并经营颇具规模的农庄项目,而且正在物色同类投资项目。

在农产品需求趋升的同时,加上全球人口增长的带动,营养物需求持续上升,卡路里的摄取量也不断增加【图1】。